軜傑| 踢捶| 祔栠| 楛秸| す假| 蜓堄| 呴笣| 蚧洈| 鍬捶| 陲搛| 儕碩| 韓漆| 侂蔬| 撏荻| 鰍艙| 侂訞| 陲吨| 鎮嫌艙| 桫ひ| | 綻假| 鷥假| 楓堮| 蜚洈| 嘐假| 蚗笣| 庰瓮| 欷笣| 瞻昹| 陝親劼| 堁襞| 瘀傑| 晊捶| 救誹| 都刓| 詢猁| へ牳| 峓部| 酴す| 畛挓| 蔬踩| 笢譴| 鴩瓮| 假洈| 呦趙| 欷埭| 踢抭| 詢隴| 塗撳馨よ| 喪傑| 摩玵| 軜傑| 慇匙碩| 鰍睿| 陔碩| 攝躂| 漆輿| 陝親| 蕅峈| 錘埭| ю癒| 還郺| 拻瑕| 謫怢| 衭祓| 瞳捶| 蚗す| 奩枎| 恅刓| 鰍窒| 湮靡| 羲猾瓮| 晊踩| 鰍栠| | 蚽碩| 昢捶| 睿侀| 陳栠庈| 蛪囡| 儅坒刓| 陝嶺嫌| 陓皊| ぱ譴| 監屙| 楊踱| 酗笥庈| 蝶笣| 懦泬| 怮綬| 懂梅| 毞喀| | 需陲| 慇躇| 酘堁| 匟瓮| 網鎖| 鞀繒| 輒堈| 挕捶| へ牳| 麻累| 酗笥庈| 茼瓮| 挕髡| 瞳捶| 錨鍬| 備嗣| 挕霪| 陲拫紩鐃цよ| 壅笥| 馽抾| 芶瑞| 沺薯| 蛦鍬| 掛洈庈| 葷侂| 輩蔬| 籵趙瓮| 藏佼諳| す盺| 酗猿| 該瓮| 妀傑| 陔補| 悜趙| 怍睿| 蔬譴| 堁摩淜| 鎖嗣| 骰埭| 湮荎| 匙笢| 囀⑧| 標蔬| ょょ慇嫌| 輿皏淜| | 蹕菟| 堁摩淜| 湮蟀| 竣陲| 蟀笣| 拫鎮碩| 毞阨| 皊澱| 假艙| 蜓栠| 磑埭| ょょ慇嫌| 梲耒| 嫘肅| ь膚| 酴粨| 碩⑻| 韓藷| 霞蔬| 輿皏淜| 峚刓| 樁砱庈| 皊飲| 艙瓮| 挸糔| 竄刓| 蔬劼| | 肣嘆| 踞そ| 眢瓮| 瘀銖| 坒怢| 遠蔬| 假埬| 覆鰍| ч韓| 飲荻| 畛踢齊醫よ| ね瓮| 玶猿| 韓刓| 氿| п銘絢| 詢瓮| 昹貌| 靽瓮| 鎊璦ぞ| 軜す| 嘟傑| 啥鏍| 蜚昹| 檀溶| | 坢妦踱嫌補| 昹貌| 蚗隅| 隴洈| 闔儅| 傑諳| 埬栠瓮| 鰍銆| 蘋迕| 蚗怍| 凰藷| 竣陲| 嫩栠| 漆倓| 荻譴| 悎眧| 奻詢| 鉾埭| 葬嗷| 假盺| り陲| 魡阨| 譴盺| 幵挕| 謐傑| 還疺| 鰍埬| 隅賦| 蕅峈| 匐鼠刓| 陔碩| 舷票脤嫌| 湮珣| 鎮刓| 笚諳| 珔傑| 闔儅| 邁阨| 劓嗷| 絞芨| 鰍竣| 湮猿| 迋隱| 痔蹕| 邧蔬| 埬ぱ綬| 鴄傑| 貌刓| 伈瓮| 掛洈庈| 噪蔬| 踞そ| 湮の| 鰍す| 婝銘| 酴粨| 卼祔| 蜓譴| 葷笣| 迶輿| 鏍с| 勀埭| 勀笣| 親嶺鎖甡| 陰栠| 郩砱庈| 淔猿| 湮源| 慪蜑| 輿菟| | 挕犖躓
首頁 > 文匯報 > 讀書人 > 正文

【書評】令人鬱悶的明朝社會細部

2019-09-21

《顯微鏡下的大明》

作者:馬伯庸

出版社:湖南文藝出版社

大明在漫長的皇權統治歷史上有不少比較另類的表現,所以讀明史也比較有奇趣。《顯微鏡下的大明》「從一系列罕見民間檔案文書裡,挖掘出這些塵封已久的故事,這些檔案是中國歷史中絕無僅有的奇跡,它們茞援韞郊薊漪F治生活,而且記錄極為詳盡。」在一個個普通人遭遇的生動細節中,底層的不得安寧、無知而狡黠的民間智慧、骯髒而大膽的胥吏手段、渾水摸魚中微妙的官場平衡術......這一切都像果實成熟了就要走向腐敗,而且腐敗中充斥了無數的蛆蟲一樣,使大明朝一建立,就一步步向百孔千瘡走去了。

全書六個故事中「天下透明」一章講述了黃冊庫從建立到衰敗的全過程,建立戶籍、田產的黃冊庫,是為了便於每家每戶提供錢糧徭役,「人類的想像力和智慧是無窮的。上頭有多少條政策,下面就有多少條對策」,一方面是要把民眾圈養在土地上加以榨取,一方面是要想方設法減輕自己的負擔。通過記載南京玄武湖黃冊庫始末的《後湖志》,以及學者對《後湖志》研究的成果,作者詳盡地整理出了圍繞黃冊的各種匪夷所思博弈過程。佔點小便宜的衝動總是特別強烈,工程浩大而重要的黃冊修撰,朱元璋卻不給經費,不相干的部門和人員當然藉機推脫,最終總是最無助的底層承擔痛苦。底層也要通過各種手段逃避一點賦稅徭役,於是從蠶食開始變成鯨吞,中飽私囊在渾水摸魚中大行其道。朱元璋「對官僚一向不放心,總怕有人從中舞弊徇私。他對老百姓更不放心,民間隱瞞人口和田地的事太普遍了,如果放任不管,等於白幹。」可是管得越嚴越完備,掙脫的刺激就越大,「朝廷並不在乎犧牲掉社會活力和個人自由」,而越來越被榨乾了的無知百姓,也越來越鍾情於鋌而走險。

黃冊建立在里甲制的基礎上,創始人是刑部尚書開濟,「凡涉及田賦、訴訟、渠道工程之類的大型項目,朱元璋都把開濟叫來諮詢。而開濟也沒讓他失望,『濟一算畫,即有條理品式,可為世守』,可謂明初管理第一人,算是酷吏,曾擬定一部反詐偽法,極其嚴酷細緻,連朱元璋都看不過去,嘀咕說:『你這是張網以羅民啊。』」開濟可謂精怪,御史上書說他每次都帶兩份意見相反的奏章覲見,「聽天子口氣意向,再拿出合意的一份呈遞,以此邀寵。朱元璋最忌諱的,就是下面的人耍心眼,一聽你連老子都玩,直接把他棄市了。」其實誰不在耍心眼,「嘉靖年間的一位官員霍與瑕就曾無奈地寫道:『各縣各戶房糧科,年年派糧,時時作弊。』」黃冊的修撰也一樣,從用紙到內容都在作弊,紙上可以塗蜜等物,好讓蠹蟲早點蛀壞它,甚至到了後來查都不敢讓人查,因為不僅缺損得厲害,而且有的地方修撰了八年也沒有修完,送來入庫。崇禎十七年皇帝就死了,有的地方崇禎二十四年的黃冊都已經修撰好了。

「歐陽修曾經如此描述徽州民風:『民習律令,性喜訟。家家自為簿書,凡聞人之陰私毫髮、坐起語言,日時皆記之,有訟則取以證。』」也是一種生存之道,涉及利益而做各種手腳的事防不勝防。「徽州絲絹案始末」一章說,有個叫帥嘉謨的人在官府賬冊中發現有人做了手腳,致使徽州多交了二百多年的巨額「人丁絲絹稅」,這本該是與周邊五縣共同承擔的。關鍵的證據本來可以查黃冊,但花了好大的勁,黃冊已經找不到。一潭渾水中各自鬥智鬥勇,而且還要隨時按照朝廷的主張變更花招。這不僅關乎公平,還關乎帥嘉謨等人的性命。反覆拉鋸了十年,事情雖然弄清楚了,但每年6,145O銀子還得由徽州出,再在其他不相干的地方少交2,000O,而周邊五縣一點負擔都不必增加。「所以官府毫不猶豫地犧牲掉帥嘉謨,來換取五縣的的穩定。至於這個罪名是否合理,並不在考慮之列。法律問題,咱們政治解決。」他被處罰「杖一百流三千里遣邊戍軍」,而《歙縣志》裡則把他歸入義士。

其他關於民間因廟產爭奪而你死我活的「楊幹院律政風雲」的法律大戲;關於眾多小吏可貪婪可惡的「彭縣小吏舞弊案」;縣官周旋於各方利益的「婺源龍脈保衛戰」;以及無辜小民被捲入朝廷爭鬥的「正統年間的四條冤魂」等,也都精彩紛呈,生動地展現了明朝令人鬱悶的混亂場景。■文:龔敏迪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濂⑹湮埏扦⑹ 奻漆畸玵⑹鰍Э淜 漆捚摩芶 昹鎮部控爵扦⑹ 嬝諳赽盺 敆刓淜 蓬酴綸肮 陔倓瞼 誚怮繚
昹夥繚游巹頗 漆堎 攷游陲諳 陲綻吨盺 咡豪繚 夤秞恮 怮貌淜 陲蝴媼朘游巹頗 坒艙淜
荻す殖游昹諳 饒踢詍 涳蔬庄倓瓮鎮假淜 梊綸俴游巹頗 踱毚問盺 嶍洈 橾鄴誰耋 甡昹諫盺 韓腑 衾葷埏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